本人不是体育迷,对跳台滑雪更是知之甚少,偶然间看到《飞鹰艾迪》这部电影只是因为“金刚狼”休·杰克曼和《王牌特工》的主演塔伦,《飞鹰艾迪》这部电影是以英国跳台滑雪选手参加奥运会的真实事迹改编。电影不错,更让人吃惊的是“飞鹰艾迪”原型一路竟然是这样“跳滑”过来的。

《飞鹰艾迪》影片时间不长,只有105分钟,剧情紧凑,竞技体育带来的视觉冲击引人入胜,甚至到了结尾最后一跳时,我由于紧张,出去散了会步,回来才继续看完。

如果是一名专业运动选手的纪录片可能不会有这种紧张效果,因为男主人公艾迪算是“半路出家”,一切起源只是因为他从小就有一个奥运梦,但是自身条件并不好,有腿伤,视力状况也糟糕,家里条件很普通,在滑雪队中他总是被打击和被排挤的那个,好在母亲支持他的想法。直到遇见了休·杰克曼饰演的布朗森·皮尔里,人生才发生了转折。最终,艾迪在这位前跳台冠军的帮助和训练下,圆了自己的奥运梦,为英国跳台滑雪滑下了难忘的一道弧线。

影片中艾迪心无旁骛,虽然遇到困难,但是经过编剧和导演的安排,困难看起来还是相对轻松被克服了。去德国滑雪训练场得到了酒吧老板娘的帮助,雪场上又遇到了前跳台滑雪世界冠军,如今在做铲雪工人的布朗森·皮尔里,布朗森被他的傻气和执着打动,于是当起了他的教练。一切准备就绪,只等艾迪在1988年冬奥运会赛场上纵深一跃。最后他成功了,收获了无数关注和掌声,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和完满,可这部电影的原型迈克尔·爱德华兹却远远没有像电影中那么幸运。

迈克尔·爱德华兹最开始是业余高山滑雪运动员,为了实现自己的奥运梦想,投身到了跳台滑雪这个他从未涉及过的运动中,仅仅用了20个月的时间他就从跳滑新人站到加拿大卡尔加里冬奥会的舞台。在当时的英国,这个项目几乎没有竞争者,但英国奥林匹克协会和电影中演绎的一样看不起他。迈克尔·爱德华兹父亲是普通工人,母亲是公司职员,英国奥协会认为他的条件和这项贵族运动不相符。迈克尔·爱德华兹没有钱,也没有受过专业的跳滑训练,种种重压下,他因为那一个五色奥运梦,始终没有放弃。

因为没有系统学过跳滑,所以他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摔倒到骨折。下巴、头骨、肋骨,膝盖等处都不同程度受到损伤,甚至头骨骨折后仅休息了一个月他又开始登高下跳了。没有钱,他睡过牛棚、零下25度的谷仓。翻过垃圾桶找吃的,就为了填饱肚子好继续训练,没钱买好的装备就去失物招领处买便宜的。选拔小组的工作人员都不希望他继续再跳了,不是心疼他,而且嫌弃他跳得太难看,会让这项运动难堪。就像电影中那段对话一样:“我是英国唯一的跳台滑雪运动员,我是英国跳台世界纪录的保持者,你竟然说我不能代表英国?”英国奥协会代表说:No(不能)。

但真的是功夫不负有心,迈克尔·爱德华兹达到了代表团要求的参赛距离,他终于要参加梦寐以求的奥运会了。后来他回忆道:知道这个消息时正住在芬兰一家精神病院,因为小隔断的租金非常便宜。他和家人通了电话,那一刻热血沸腾。

迈克尔·爱德华兹在1988年冬奥会的成绩是这样的:70米比赛,他两跳都是55米,排名垫底,倒数第二甚至比他多13米。后来,他希望参加更难的90米比赛,两跳分别为71米和67米,这是英国人的最好记录但仍然垫底。他说:这个项目别的选手已经跳跃了3-5万次,我只练了5次。

事后,一些英国人说他是小丑,简直在哗众取宠,反而是其他国家的观众发出了敬佩和鼓励之声,觉得仅用20个月,这是一个奇迹。国际雪联同时也接到很多关于飞鹰的“投诉”,最后雪联推出了以迈克尔·爱德华兹命名的“飞鹰规则”:为了增加奥运会的观赏性,规定只有世界排名前50的选手或者排名前三成的运动员才有资格参加奥运会,从此因为这条规则,迈克尔·爱德华兹再也没有参加过运动会。他说在奥运上受到了欢迎和关注正因为我代表了奥运会的精神,但是却因此被踢出奥运会,这太讽刺了。

距离1988年已经过去30年了,这期间他因为加拿大卡尔加里冬奥会受到关注,也得到很多表演的机会,赚了不少钱,但因为经营他信托基金工作人员的原因,他在1992年破产了。2015年离婚时大部分积蓄都给了前妻和女儿们,他的生活看起来并不如意。

迈克尔·爱德华兹因为《飞鹰艾迪》这部电影又重新得到了关注, 他说:这部电影虽然经过了一定艺术加工,但是每次看还是会哭,它表达出了奥林匹克精神对我的意义。虽然私下里有人叫我“艾迪”,但我永远都是迈克尔,何况总谈这些也没意思,我只想成为我自己,平时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泥瓦匠,那次奥运会是一个美丽的梦,希望我在2022年能去中国参加冬奥运,虽然那时我已经59岁了。

作为一名普通观众,早已不在乎迈克尔·爱德华兹的跳滑排名和观赏度,只是因为他无法再参加奥运会而稍感伤心和遗憾,他为梦而拼搏不停的精神才是最打动人的。电影中,艾迪参加最后一跳时,在升降梯间和世界排名第一的芬兰选手相遇, Matti Nyknen说:你我就像钟表上1点和11点,我们比别的数字彼此距离更近,输赢不过是俗人的玩意,我们这种人跳雪是为了解放自己的灵魂,今天只有我们两个选手有机会创造历史。全世界都在看着我们,如果不全力以赴,我们都会心如刀割的痛苦一辈子。

我想说的话,已经被 Matti Nyknen总结了,梦想是永远值得热泪盈眶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