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艰涩冷酷的一战绞肉场和二战血肉横飞的暴力美学,欧洲对于战争艺术最深刻的记忆之一就是来自科西嘉的小个子、法国无上荣耀的皇帝——拿破仑。

他给欧洲带来的战栗,时至今日都余威尚存,仅从数量超群的桌游中就可以看到当年这位法国战神是多么的战功赫赫。想从桌游中回顾拿破仑的一生,不妨来个倒叙。

在国人最熟悉的滑铁卢战场,重新复辟的拿破仑面对的是数倍于己、已经在重新集结的第七次反法联盟。这次他选择主动出击,投入约28.4万的兵力豪赌一把,试图击溃盟军主力——英格兰的威灵顿和普鲁士的不屈战神布吕歇尔。

主战场选在了比利时,拿破仑打算在那里切断两者的联系,碾碎一切试图穿越他汇合的军团,最终攻占布鲁塞尔。战争的初期相对比较顺利,普鲁士开始溃败,威灵顿被动地等着法皇出招。但这也让拿破仑罕见地出现了误判:

先是给了右翼格鲁希元帅独立指挥权,让他去追击布吕歇尔,阻止他与英军汇合。第一次被委以重任的格鲁希呆头呆脑,行军缓慢,不但没有咬住普鲁士军团,甚至在滑铁卢炮声隆隆之际,数次驳回手下驰援拿破仑的请求,呆板地执行追击普鲁士军团的命令。

又让左翼内伊元帅攻占四臂村,保障军团的行军路线。而内伊主次不分,和英军小股兵力缠斗,放过了围歼普鲁士军团的良机。然后又在拿到滑铁卢战役指挥权时鲁莽至极,让重骑兵冲锋,把法国的优势骑兵消耗殆尽,随着法军最后一支预备队老近卫军被歼灭,法军惨败也就不可避免了。

桌游《拿破仑传奇:滑铁卢》(Napoleon Saga: Waterloo)用另一个侧面来反映这场旷世之战。玩家指挥的是每一个战场上真实存在过的单位——法国的重骑兵、炮兵队、老近卫军、苏格兰近卫龙骑兵团、普鲁士精锐步兵等。

战场的狭小局促导致双方为数众多的军团要在狭小的版图上短兵相接,接触部的军团基本都是有去无回,大量军团无法展开,只是一再投入前线战场反复厮杀,反映了这场战斗的血腥和残酷。

如果就军团单位的数值和关键词技能进行对比,不难看出,法军对战役早期的主要对手英军还是有一些优势的。而问题就在于,普鲁士主力军团的驰援给了威灵顿十足的底气。所以游戏在推出扩展时特地补上了普鲁士、奥地利的军事单位,也算是还原了当时的战局。

拿破仑兵败滑铁卢是有多种因素的,但其实帝国的衰亡早在前一次拿破仑的惨败——莱比锡战役中就早已注定了。莱比锡战役中,拿破仑有一个特殊的敌人,贝尔纳多特。他娶了拿破仑的前任情人,他姐姐则是拿破仑的长嫂。

除了早期展露了一些军事才能,贝尔纳多特曾一度碌碌无为,被拿破仑罢免了元帅之位。而他因在丹麦战役中善待瑞典战俘而被无子的瑞典国王纳为了王储。瑞典人并不是单纯回报他的善意,他们更看重的是他的军事才能,从而为抗击拿破仑做好了准备。

当贝尔纳多特带着北部联军加入莱比锡战役时,他促成了反法联军在战术上的统一,避开拿破仑所在的法军主力的锋芒,专挑其他法军元帅打。由于拿破仑非常在意元帅们忠实执行自己的命令,让曾经骁勇善战的元帅们都失去了战场上的灵活性。贝尔纳多特对上了老同事内伊,将其击溃。

贝尔纳多特曾说:“拿破仑不是被别人击败的,在我们所有人之中他是最伟大的,但因为他只依赖自己的才智,所以上帝才会惩罚他。他把才智用到最大限度,遂终于难以为继。任何东西最后总还是会破裂的。”

兵棋《莱比锡战役中的拿破仑》(Napoleon at Leipzig)第五版出版于2013年,该兵棋属于拿破仑战争系列,共再版了五次,前四次累计销售2万盒,足见其成功。在原作的基础上,这一版兵棋也有所突破。

游戏中的算子堆叠、算子木架等有限战争迷雾系统为战斗增添了变数,但一旦双方军团接触,战力的神秘感也将揭晓。

战役的早期还会有轻骑兵的第一波前哨战,当双方的军团遍布战场,军力分布都一目了然后,轻骑兵立即退居次席。同时此次战役地图也扩充了近33%地形区域,让更多的战术迂回和包抄成为可能。

卡牌方面,游戏如实地还原了双方的诸多军事统帅以及他们的战术特点,将对战局形成一定的变数。虽然70年代的拿破仑战争系列一脉相传的那些经典战法:锁死ZOC、包围对方有生力量、趁胜歼灭溃败的敌方单位方面从未改变,但是一些新鲜的元素还是让这款以旅为单位的兵棋焕发了新的生命力。

并且在双方主帅没有重大失误的前提下,游戏的战局还是偏向反法联军一边,毕竟残酷的历史车轮可能因为几颗偶尔蹦跶的上帝骰子而暂时停止,但绝不可能倒退。

而在莱比锡惨败前,拿破仑曾经用他天才般的指挥才能,多次打出以少胜多的神奇逆转,其中最为人称道的就是奥斯特里茨战役。

此次战役中法皇、沙皇、奥地利皇帝悉数到场,史称“三皇会战”。这场战役还是拿破仑展现其政治手腕的舞台——他向沙皇示弱,假意发起谈判,在沙皇使者面前成功出演一位疲惫不堪的法军总帅,降低沙皇防备,暗中快速调集主力,选择决战地点。决战时运用策略将奥地利军团和俄军进行了战场切割,分而歼灭,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奥斯特里茨1805:雄鹰翱翔》(Austerlitz1805:Rising Eagles)就是回顾这场战役的一款兵棋,它正好与系列的另一款作品《滑铁卢1815:雄鹰陨落》遥相呼应。

游戏有非常丰富的系统,其中指令系统指的是双方指挥官都需要对自己的每个单位下达进军或者防守指令,并且一旦下达就很难更改。在没有电台的当年,所有的情报都需要骑兵火线传送。

激活系统允许玩家每回合激活同一单位至多两次,如何灵活应用自己的军团就是每位指挥官的必修课了。

游戏还有一个很独特的回合结束判定系统,在每个单位都激活两次前,一旦通过两次回合结束鉴定,回合都有可能提前结束,对应的是战场的瞬息万变。

游戏中可以采用诱饵算子的方式误导对手自己的行军路线。诱饵算子一旦被接触攻击就将立即弃除。而战争迷雾依然是这款游戏中令人着迷的一个部分,算子堆叠后,只有真正与之发生战斗,才能够知道这支军团的恐怖之处!

游戏的算子做工精良、印刷清晰,战斗系统有很多新颖的部分,和拿破仑神出鬼没的战术一样令人印象深刻。

贝尔纳多特其实只说对了一半,拿破仑输在自己手里是没错,但他失败的最终原因是失去了民心。称帝让整个拿破仑战争变味,让法国军团在西班牙举步维艰,使得法国的补给线充满变数。

莱比锡和滑铁卢战役中,法军经常都是饿着肚子上战场。而漫长的战争和莫斯科的惨败,给许多元帅留下了身体的创伤和心灵的摧残。

在联合逼迫拿破仑下台后,曾短暂服侍过波旁王朝的他们又得不到拿破仑的信任,最终一支疲惫而仓促组建的法军,在重新组合的指挥部鞭策下,从滑铁卢不可逆转的走向了帝国夕阳的终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