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学习、中午休息、下午比赛、晚上学习……这就是重庆南开中学在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期间的日常生活。在这项由教育部和体育总局联合推动,意在促进体教融合、打破参赛壁垒的新生赛事中,该校的25名队员像以往一样,带着装备和书包,怀着好胜心和求知欲,把教室“搬”进赛区,以一种直接的方式践行着“体教融合”。

9月8日至15日,第一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高中组年龄段U17第三阶段预选赛继续进行,65支球队分别在昆明、漳州、潍坊、延边和唐山五个赛区展开较量,按照赛事主办方中国足协的安排,重庆南开中学和另外10支球队一起进驻昆明海埂赛区。

首轮比赛,主教练余飞率队在B组5比0战胜昆明市一中;第二轮1比1战平银川市体校,之后按竞赛规则直接互罚点球时1比4惜败;第三轮则以1比2负于西安铁一中。相比另外两支学校代表队,余飞更看重第二轮比赛的价值,“校园足球倡导的是健康快乐,而银川体校属于另一种青训体系,另一种打法风格。”他说,虽然本队的得分机会占优,但对手强壮的体格、凶猛的拼抢明显抑制了重庆南开的地面配合能力。

60岁的余飞(上图左)在四川省体工队男足度过了自己的青年时代,退役后担任过数届重庆全运代表队主教练,2013中甲赛季,曾挂帅成都谢菲联保级成功。本赛季解散的中超俱乐部重庆两江竞技,其中的标志性人物吴庆、黄希扬等,都是余飞征战全运时期的弟子。他把自己投身校园的初衷归因于“热爱”,既然如此,到学校发挥余热也顺理成章。

“据我所知,职业教练在学校带队的情况在日本、泰国很普遍,国内也不止我一个人这样做,只是相对少一点罢了。”他说,转战校园足球七年来自己也一直在思考,专业背景和职业经历只是一种相对的执教优势,“你还得不断地学习,才能融入新的工作环境。”

2014年成都谢菲联解散,次年余飞开始和重庆南开合作。此前该校也有踢球的人群和校队的建制,但自从余飞进校,校队成员由足球爱好者变成了足球特长生,而让余飞自己和学校都感到自豪的是,校队这七年下来,仅考进清华、北大的足球特长生就有8人。

“作为一名职业教练,我当然也想过在校园里培养职业球员。”他说,这意味着手上的球员要有足够的天分,自己还要有足够的训练时间,“前几届学生里确实有几个很有天赋,但他们在高中阶段边读书边训练,足球方面的潜力就很难得到充分的挖掘。”不过,余飞并不为心愿难了而有所埋怨,因为他已经融入了重庆南开,包括这里的育人风格和求学风气。

“我们的培养方向是‘四有青年’,是既有文化又有特长的人才。”领队石磊介绍,因抗战形势紧迫和生存发展需要,著名教育家张伯苓先生于1936年创办的重庆南开中学,和南开大学是血脉相连的“一家人”——目前是重庆市最好的高中,高考本科率100%,高分段学生数量更是在当地遥遥领先。

这次球队出征前,学校已经开学上课。为了不耽误此行近十天的文化课,校方指派了两名生活老师一同进驻海埂,负责学生每天的自习督导和生活管理。“我们必须这么做,因为学校和队员都很重视学习。”余飞很赞同这种做法,因为他们也不想错过这个“以前没有的参赛机会”——可能和体校、俱乐部梯队、社会青训机构切磋。

按照石磊的说法,“余指导来我们学校以后,重庆高中足球的格局就发生了变化。”之前重庆七中、杨家坪中学两校争冠的局面,已经被群雄争霸所取代,而且重庆南开中学也不止一次斩获全市锦标,随之而来的,是一次又一次代表重庆出赛的任务。与此同时,这所传统名校也有了一项新传统——“背着书包进赛区”。

如果是寒暑假外出比赛,学校一般会安排两名文化课老师随队,直接把课堂“搬”到赛区;如果比赛在上学期间进行,老师无法抽身的话,学校除了指派两名生活老师同行,还会给学生安排网课,返课后又安排补课。“这样做是想让学生养成习惯,要随时不忘读书人的本分,随时保持学习状态。”石磊说。

这次出征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队员们都很兴奋。而学校领导并没有给教练组下达任务指标,“要说有任务的话,每次都一样——全体队员认真踢球,展示重庆南开的风采。”余飞说,学校对足球特长生的管理一直坚守“先学会做人,再认真踢球”的方向,“所以我没什么压力,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踢得干净。”

就本届赛事而言,主教练给队员设定的目标就三个:见世面、长经验、找差距。“通过这个比赛找到自身水平更准确的定位,对这些高一、高二的学生来说非常重要。”与此同时,他完全理解学校把教育始终放在第一位的做法,也切身体会到队员养成良好习惯的好处。

无论是在赛场上激战,还是休战期间,包括从重庆乘坐动车前往昆明途中,教练组和老师们都会留意队员的行为举止,“我觉得队员不光在赛风赛纪方面做得不错,在海埂基地的非比赛时间里,也基本看不到有我们的队员在外头闲逛。”

在多次率队“背着书包出征”的历程中,重庆南开中学的教练组还没有留意过别的校队是否有类似的做法。“我们按照学校的参赛要求,满足学生的学习愿望,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石磊说,“比赛不误学习对我们的足球特长生管理来说是个传统,既不是做给别人看的,也不是这次来海埂心血来潮的临时决定。”

体教融合是重庆南开足球的传统,早在上世纪30年代,首任校长张伯苓就规定:成绩不合格者不得踢足球。

依托86年的积淀,该校对校园足球的育人功能进行了深层次思考,围绕“允公允能,日新月异”的办学思想,把足球育人有机融入“公能”育人体系之中,把足球精神渗入学校精神之中,把足球文化融入学校文化之中。

学校珍视优良足球传统,班子对校园足球的育人功能认识到位、重视到位。1981年学校领全国之先创立体卫处,而现任体卫处副主任就是此次海埂之行的领队石磊,该部门至今仍然是主抓足球工作的业务部门。通过广泛宣传,让班主任、科任教师认识到足球在立德树人、全面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全校师生员工达成理解足球、尊重足球、支持足球的共识,从而摒弃了足球活动影响学习、足球特长生难管难带的思想。

体教融合让学校球队和队员都得到了多元发展。除了重庆市校园足球总决赛冠军、U17青少年足球锦标赛冠军、U19青少年足球冠军、重庆市冠军杯甲组冠军,2017年、2018年,他们还两次获得全国中学生足协杯赛第二名。2019年获得校园足球西南赛区冠军,校园足球总决赛第八名的好成绩。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球队首次到北海参加全国比赛,就有4位家长随行,之后远赴延边、张家口参赛时,助威团已接近20人,到2018年足协杯决赛,重庆南开家长助威团已经超过百人,他们的口号是:“南开,雄起!”

近年因疫情影响,外出比赛很久没有听到“雄起”的呐喊了。不过,石磊仍然觉得每次出征都收获满满,特别是眼下进行的规模空前的首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让学生们不仅切身感受到“国家的强大”,还体会到了“基地的温暖”——除了可口营养的伙食,条件一流的场地住宿条件,每逢他们需要教室,海埂基地总是无偿迅速地满足要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